在馬德里的日子,都圍著太陽門打轉。

早晨從太陽門出發,黃昏時再回到太陽門,

街道熱鬧依然,週末的夜晚,沒有人想回家,

十點鐘,晚餐才正要開始呢。

 

 

廣場上亮起了路燈,擺地攤的小販出現了,街上走著各色人種,三兩成群,閒逛閒聊,眼神空洞的遊民散坐在地鐵站出口,打扮入時的都會男女在舞廳前等待朋友。

週末夜最in的玩法是狂歡到黎明,吃了早點回家,才算盡興。我和Lu決定入境隨俗,體驗一下西班牙式的週末,不玩到天亮不回旅館。

 

在太陽門晃到12點半,心想這時去夜店應該剛剛好吧,沒想到走進Joy Eslavau一看,店裏竟然不到10個人。朋友說這家夜店門口經常大排長龍,今天怎麼會沒有人呢?

我和Lu無聊的坐在沙發區喝酒聊天,不時的東張西望,一點半了,店裡還是冷冷清清的。有兩個美國女孩很親切的坐過來跟我們搭訕:「嗨!你們也太早來了對不對!」我們哈哈大笑。「這家眞的是馬德里最棒的舞廳,再等一會兒就會很熱鬧了。」

兩個女孩已經在西班牙旅行了20幾天,是標準的背包族,我稱讚她們今天穿的很性感,迷你裙加高跟鞋,漂亮的髮型和化妝很不像住青年旅館的背包客。「來西班牙就要過夜生活」金頭髮的Ruby說:「背包再重也要塞一雙高跟鞋,哈哈!」

 

Lu對這兩個高大的美國女孩沒有興趣,不時張望著剛進來的西班牙女生。午夜三點,人潮湧進Joy Eslavau,拉丁舞曲和Rap music輪流播放,氣氛越來越high

舞池裏有人忘情狂舞,也有人站著不動純聊天,真奇怪!吧台的人端著酒往舞池裏瞧,舞池裏的人端著酒往吧台看。

舞池邊有一個身材高挑的長髮女孩,穿著露背裝和低腰牛仔褲,五官細緻的像古畫裏的美女,她明明知道大家都在看她,卻假裝很專心的只跟身旁的朋友聊天。男人蠢蠢欲動,卻不敢冒然向前搭訕,她的身邊形成一種奇妙的氛圍。

 

我和Lu跳累了坐在沙發休息,每當我要喝飲料時,舞池裡有一個端著酒杯自己跳舞的人就對著我舉杯,順便對我眨眨眼,這個遊戲玩了 20幾分鐘,終於我覺得無趣了,起身想到外面透口氣。

「請問你從哪裡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在我身旁問,我轉身看他,心想,你終於來跟我說話了。

其實我一進Joy Eslavau沒多久就看到他獨自一人坐在吧台,穿的很business man,應該是來馬德里出差的。那時店裏還空蕩蕩的,大家都很無聊的等待,他從吧台晃到沙發區,從沙發區晃到舞池邊,有意無意的看著我,就是不肯靠近,可能他以為Lu是我的男朋友吧。

 

「我從台灣來,你呢?」我發現他很高,必須半仰著頭才看得到他的眼睛。「我是Jay,從杜拜來馬德里出差。」他說,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杜拜?!杜拜的帆船飯店好特別,聽說你們還在沙漠中蓋了一座室內滑雪場哩,真不可思議。」Jay笑的更開心了,濃眉下的一雙黑眼睛很迷人,我開玩笑的問他:「對了,你們國家的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是吧?」

「是呀。」他很認真的回答:「難道台灣的男人不能娶四個老婆嗎?」

「當然不行!」這次換我哈哈大笑,我想他可能不知道台灣在哪裡,我們可不是回教國家,別搞錯了!

 

Jay說他來馬德里出差好幾次了,每次都匆匆忙忙的,這次他決定要留下來好好的玩一玩。他問我接下來的行程如何,我說明天要去托雷多古城,Jay想了一想說,也許我們還可以在托雷多碰面?給了我他的手機號碼。

長手長腳的Jay跳起舞來還ok,不過看了一天美術館的我覺得頭越來越沉重,站在擁擠的人群裏,心中浮現阿莫多瓦電影裏的畫面,瑰麗的影像、纏綿的音樂、深情但任性的情慾男女,一切都那麼不真實,彷彿我也成為電影中的角色......

                       

                       一個沒有回程車票的旅者

                                                           在馬德里

                                                                   留連忘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 的頭像
Claire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