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陸地的盡頭、海洋的起端,

離去前,深深地呼吸一口大西洋的海風,

讓葡萄牙的味道永遠留在記憶中。

 

 

Cabo da Roca 是歐亞大陸的最西端,清晨來到海岸邊,海風強勁冷冽。遙想昔日英勇的航海探險隊,面對深不可測的大海就如同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我希望能有他們的勇敢。

五百年前航海王子Henrique率領葡萄牙的探險船隊,一次又一次的向大海挑戰,越過大西洋,向西航向南美洲,又繞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向東航至印度。 建於1515年的貝倫堡Belém Tower即為當時探險船隊的出發點,這一座文藝復興式的堡壘已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管的中世紀遺產。

不遠處的發現紀念碑Padrão dos Descobrimentos建於六O年代,帆船形狀的現代雕刻紀念輝煌一時的“大發現時代”。我看著地圖想像航程有多麼辛苦,沒有電子儀器、通訊設備、氣象預測,駕著輕帆船的水手跟大海搏自己的生命。

歷經艱辛靠岸後,新的難題開始了,沒見過黑人的白人. 沒見過白人的印度人都把彼此當成怪物。東西方透過海洋連上線,千古不變的遊戲規則是強者統治、弱者服從。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