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亡者The Dead 〉by Susan Mitchell

夜晚時亡者走到河邊喝水

他們放下恐懼

不再為我們擔憂

……

有些亡者找到我們的屋子

走上閣樓

讀他們寫給我們的信

不饜足的搜尋他們愛的痕跡

他們相互說故事

弄出許多噪音

把我們吵醒

就像我們小時候

他們一整晚在廚房歡飲

把我們吵醒

 

分享的文章:選自席慕容給陳育虹的六月謝函

育虹,謝謝你的選擇,把這首詩給了我。由於我的沒有準備,事先毫不知情,因而才會一時百感交集,不禁淚下。

淚水是為我曾經那樣年輕的父母而落下的。他們前半生的黃金歲月只有短短的二十幾年,在我們小的時候,他們也不過才三十多歲,原該與友朋歡聚暢飲的時光,卻已是滿懷憂懼地攜兒帶女奔逃在一處又一處陌生的他鄉了。

在香港暫時住了下來,與過去幾乎完全切斷,時局動盪,前方是全然的未知。在香港不可能找到工作,也不可能馬上找到知心的朋友,種種憂懼逼在眼前,把他們年輕的心硬生生地與往日切割然後再捆綁起來的那個殘酷無情的時代啊!我的父母陷身於其中,動彈不得。

要具備多麼巨大的愛的能力,才能在孩子前面將這些全部隱藏起來,努力供給了我一段極為甜美平安的童年?

育虹,我也相信,一直到今天,我逝去的父母還始終沒有離開,由於那巨大的愛的能力,他們隨時都會回來。

他們如今已經放下恐懼,不再為我們擔憂了。並且,時時都在我們身邊,「讀他們寫給我們的信,不饜足的搜尋他們愛的痕跡」。

謝謝你,育虹,沒有比和一首彷彿是寫給自己的詩狹路相逢更為幸運的事了。更何況,還是在一個詩人的日記裡,帶著她追想的夢境,她的孺慕以及她溫柔與平和的心情。

就寫到這裡,祝愉快安好。

慕蓉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