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的文章:聯合新聞網 / 李家同

所謂反恐戰爭,應該算是從二○○一年就開始了。當年的九一一攻擊,使得美國開始了反恐戰爭,不僅進攻了阿富汗,也進攻了伊拉克。反恐戰爭到今天已經十四年,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卻對更多的國家都造成了嚴重的問題。

恐怖分子不僅在非洲和中東地區活動,巴黎、倫敦和美國加州的一個城鎮都受到了恐怖攻擊。為什麼西方國家有如此強大的武力,卻沒有辦法在反恐戰爭中得到勝利?

反恐戰爭最大問題在於恐怖分子的確痛恨西方國家,可是西方國家感到困擾的是,為什麼他們被痛恨?以阿富汗為例,美國從來沒有侵略過阿富汗,美國其實曾經秘密地支持過神學士,使他們可以打敗蘇聯,使蘇聯只好從阿富汗撤軍。美國應該是神學士的恩人,可是神學士似乎完全沒有感激美國,反過來發動了如此可怕的九一一攻擊。

當初也有人問布希總統,為什麼這些人如此痛恨美國?布希回答,「因為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國家」,這當然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台灣就是一個自由國家,神學士及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對我們沒什麼興趣。

也就因為西方國家始終不願意面對現實,不敢仔細地分析為何有這麼多的人會痛恨西方國家,所以他們對於恐怖攻擊的一個反應是很天真的,他們認為只要採取軍事行動,問題就會解決的。而且他們還有一種天真的想法,那就是西方有非常偉大的價值觀。軍事行動以後,當地的老百姓一定會歡迎這種西方的價值觀,恐怖分子也就自然會消失了。

可是事情不是如此簡單,伊斯蘭教激進分子所以反西方,有非常複雜的原因,也不完全是因為宗教的原因。過去的歷史,現在西方國家在中東的所作所為以及伊斯蘭教國家本身的一些問題,都使得西方國家受到仇視。我們沒有辦法說這種仇視是應該的,但我們必須了解到底仇視的原因是什麼。更要了解軍事行動會不會使得這個問題更加嚴重。

西方國家好像認為激進分子只有IS。所有行動都是針對IS,其實激進組織多的不得了,敘利亞就有好多其他小的組織,他們都不會對西方國家有什麼好感。自從美國進軍伊拉克以後,這些反西方的組織就愈來愈多。

也許我們可以從一個組織的名稱上看出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個組織就是博科聖地。博科聖地的意義是「西方教育都是不對的」,這是很奇怪的一句話,因為我相信絕大多數的西方人認為西方的價值觀可以放諸四海皆準。居然有人會對這種價值觀全盤否認,西方國家必須檢討。

很多學者寫過很多文章分析為何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如此痛恨西方國家,他們的分析相當深入,問題是西方國家的領袖們懶得看這些文章,他們如果看了,就會承認西方國家也許有值得檢討的地方。可是這是他們這些領袖所做不到的,所以他們只好一再地強調西方國家的價值觀是十分偉大的,最後一定會打敗這種錯誤的激進反西方思想。如果他們仍然不敢面對現實,確實地找出反西方思想的來源,反恐戰爭絕對會愈反愈恐的。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