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喚醒了 

Andsnes貝多芬巡迴之旅已走了四年,將於今年2015樂季劃下休止符。Andsnes與馬勒室內樂團的長時間合作,50人之內的室內樂編制剛好符合貝多芬時代的規模,極佳的默契,舉凡樂句的對答、織度到音量的控制都在理想狀況中。 

1802年的No.3以簡單主題作為樂曲的動機來源,算是脫離海頓莫札特的影響,發揮其作曲潛力的一部作品,雖非成熟也乏搏鬥之精神,但個性上已全然的貝多芬風格。1809年的No.5皇帝,第一樂章展現出莊嚴宏偉、華麗炫燿,進行曲風的性格,到了第二樂章如天堂般的境界,遙遠的浩瀚星空是貝多芬內心深處的底蘊訴說。終樂章,記得鋼琴家Murray Perahia曾說,於貝多芬手稿上曾留下演奏註記,要表現一種醉感,非酒醉而是沉醉在宇宙的超脫感。 

Andsnes技巧扎實,手指間顯得靈活流暢,音群雖呼嘯而過但井然有序,少了搏鬥的對比,卻多了樂句整體的膨脹度,讓聽者的氣息跟隨其聲線到達一個極限,如同Pavarotti演唱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結尾的長音,長到極致之後,剛好是揪住聽眾之心的最佳時點。No.5在拿掉琴蓋與室內樂團的合作之下,已呈現最佳聲響,不該再拿來與大樂團的磅薄聲響相比。記得終樂章的中間,以顫音再度引出開頭音樂之時,整場都被其長長的顫音給攝住。

快板的一三樂章著實令人喜愛,不全然完美,卻具說服力。可惜的是在慢板第二樂章裡,只有莊嚴的樂聲,少了深層意境,期待令人心動的力道不足。話說回來,皇帝慢板樂章的浩瀚星空意境本來就是一項高難度的挑戰,可遇不可求。慶幸的是近一個月來終於遇到叫人雀躍的表演,有種被喚醒的感覺。

羅文秀的相片。
羅文秀的相片。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