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的文章:聯合名人堂 / 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有位教授在報上投書:「請給國中生活路」,他說如果給國中的數學老師寫國文考卷、英語老師寫數學考卷、國文老師寫英語考卷,他們也考不好,因為我們考了太多不需要學的東西。我看了心有戚戚焉。李遠哲剛回國時,看到大學聯考的化學考卷也說:如果他來考,也考不上。 

我們小學的考試究竟有多難呢?報上曾經登過一次小學四年級的國語考試題目,「請決定下面題目是:目的複句;遞進複句;條件複句;承接複句;假設複句;因果複句;轉折複句;映襯;引用;排比;譬喻」。我看了傻眼,竟不知有這麼多種的複句。更驚訝的是,小四的學生有必要學什麼是「複句」嗎?他們又不是語言學家。我以為小學國語課的目的是增加孩子的語文能力,考這些複句的目的是什麼呢?這只會使學生恐懼上學,厭惡國語課而已。 

國中的考試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國中生寫信來說:他們國文課本選了一篇我的文章,老師要他們決定這篇文章是抒情文、記敘文,還是論說文?他不知道,所以寫信來問。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以前上作文課時,老師說,心中有話用筆把它寫下來就是作文,作文要有頭有尾,前後呼應,若寫到別人看得懂,起共鳴的,就是好文章。我很慶幸我生得早,不然一定會留級。 

其實在廿一世紀,廣度和深度一樣的重要,如果時間都拿來考那些枝微末節之事,學生哪有時間去看增廣見聞的書呢?現在學生的廣度,坦白說,實在不夠。有位教授在上馬爾薩斯(T. Malthus)的人口論時,一個學生問他:馬爾薩斯不是狗嗎?為什麼會影響廿世紀的政治?他說:難怪台灣學生會以為翁山蘇姬是日本A片女優,曼德拉是星巴克的咖啡。我們的學生光背課本就背不完了,根本沒有時間去深讀內容,所以常會張冠李戴,關羽戰項羽,岳飛打張飛。 

該讀而不讀的項目中,最令人感慨的是哲學,外國高中生必須讀哲學,因為哲學是思辨能力的訓練,缺乏這個能力,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在民主社會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台灣很多父母相信「不要輸在起跑點上」這句廣告詞,就是忘記了「大器晚成」能馬上反證它。 

法國的高中生畢業前要考哲學,考題如:「假如沒有政府,我們會有更多的自由嗎?」「我們是過去的奴隸嗎?」「科技的發展會威脅到我們的自由嗎?」「語言會背叛思想嗎?」這些都是辯證很好的題目,可以讓學生思考。 

我很反對重要的考試用選擇題和是非題,因為考不出思考的能力,新進教師的篩選尤其不能用選擇和是非,因為考不出教師應有的熱情與愛心。但是不管怎麼建議,官員每次都以電腦不能改問答題來搪塞,忘記了考試的目的是選拔人才,怎能為了作業方便而犧牲了目的呢? 

嚴長壽董事長說台灣有三分之二的科系可以不必念,我在想,台灣的國中小是否也有三分之二的內容不必考?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