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神秘面紗魅惑了的攝影師的心靈. 

再也找不到另一個色彩如此瑰麗的國家了.

 

 

同遊印度的朋友大多是美術老師或攝影家,個人配備數台相機,下了遊覽車立刻就地解散,四處亂竄,不聽解說,對著雕刻、石柱、枯樹或路人甲猛拍,被晾在一旁的印度導遊阿龍感到很無奈。

發起這次旅行的Sir 已經來印度第七回了,仍然是興致最高昂的一個。黝黑的皮膚、深邃的眼睛、加上不修邊幅的穿著,看來跟印度人沒甚麼兩樣,我們很想籌募一筆基金幫侯 Sir 在印度買間小房子,退休以後他可以天天在恆河旁作畫。

攝影師阿良理著小平頭,個性大而化之,走起路來像來路不明的角頭老大。阿良的毛筆字虎虎生風,學美術的他還無師自通的學會吹笛子,民謠小曲吹來挺有味道。

阿忠則是一派文人風格,雖然外表粗獷有型,但是舉止斯文,沿途欣賞山川美景時,往往詩性大發,之乎則也一番。阿忠白天忙著拍照,晚上勤於閱讀,以哲學的角度看印度。

水平座的阿達開朗隨興,愛吃愛鬧,和我的步調最合拍。我們兩支水瓶最會自己找樂子,旅途再辛苦,也能自得其樂。我想「自得其樂」就是在印度旅行的最高境界,哈哈!阿達不但是攝影家,也是攝影老師,配備超專業。有一次大家疲累了一整天,晚飯後聚在中庭喝茶聊天看星星,忽然瞥見城堡頂端有一個神秘的黑影……,原來是阿達在拍夜景,敬業精神真可佩!

不過有時候和這些攝影師朋友聊天也挺累的,因為他們雖然有問有答,但是不時東看西看左看右看,生怕漏了好風景,少拍了好畫面,個個得了職業病。印度是攝影師的天堂,美麗的印度魅惑了他們的眼睛和靈魂,讓他們流連忘返。

回國後,攝影師們聚在一起欣賞彼此的作品,Claire 也跑去湊熱鬧,看了後大大驚豔,這些作品的色彩、構圖、光線都美極了,人物攝影更令人動容。同樣的景物也曾出現在我眼前,但是燥熱的空氣和浮動的人影讓我無法靜心欣賞,原來攝影師的心思如此細膩。

 

Photos from Michael's Studio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星球 Claire Planet

Clai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